微信运营联系微信:lmwx2011

盘点7年来微信公众号的封号史!


视觉志沙小皮、新世相张伟,都是被封过号的男人。
 
除这二位,被封过的大号还有毒舌电影、咪蒙、二更、六神磊磊……不一而足。
 
号称“被微信伤的最深的男人”的王五四,“做一个火一个、火一个封一个”的他,已经用完了自己身份证的五个认证名额。
 
而对于多数头部大号,哪怕曾经被封,更多的也是感恩这个时代,感恩微信的诞生。再不济,也感谢公众号带给自己的财富。
 
除了广为人知的头部大号,腰尾部小人物被封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只不过他们的声音,很少被听到。
 
无论是在公号浪潮中得势的大号,还是依然挣扎在腰尾部的小号,在公号丛林中,都得遵守规则。
 
就连规则制定者微信,也不免在政策环境、商业利益和平台舆论间小心试探,寻求平衡点。
 
每天都有被封的账号,每个阶段也都有优质公号脱颖而出。在公号和平台的博弈中,商业玩法在创新,平台规则在完善,哪怕不是一团和气,但总是在向好的方向前进。

 

2012年8月17日,微信公众平台上线,六年间孵化出超过2000万个公号。
 
其中头部大号的成果让人惊羡。
 
2017年9月,视觉志一篇《谢谢你爱我。》,一天半时间阅读量狂飙至4000万,刷新阅读量记录。本月,“新世相”粉丝突破1000万,曾经的文艺教主张伟变身商人后,终于翻动起了潮水。


2012年
第一个被封的公号是谁?
第一个被封的公号因什么而封?


前两日,微信公众平台六周年之际,很多文章翻出了一张截图。这是彼时微信公众平台上线时的一封内部邮件,发件人杨茂巍如今已离开腾讯,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在杨茂巍个人公号中,曾透露过一个信息:第一个被封的公众号是腾讯内部员工able的,他常常通过公众号发小黄图给内部同事,如今这位老司机也已从腾讯离职。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从第一个被封的公众号主理人是内部员工来看,微信公众平台对封号这件事的态度可谓强硬,为其后不管大号小号,该封照封的行为,埋下了伏笔。
 
2013年3月8日,28推论坛创始人牟长青的一篇文章,《微信公众平台政策不明,大量草根微信遭封杀》,谈到了最初一批被封号的草根自媒体。
 
文章提到,2012年11月底,微信公众平台首次大批量封杀微信公众号,“以美女微信,重口味微信为主”。牟长青的所有“美女”类账号,全部被永久注销。虽被封号,大部分草根也都是心里有数,因为微信平台上,有情色嫌疑的内容过于泛滥。
 
但从字里行间还是可以看出不甘,他在文章中提到,“90%以上有情色嫌疑发的微信内容和腾讯美女频道的微博内容一模一样。” 根据牟长青身边朋友的反馈,他预估,那一次被封公号加在一起的粉丝数有3000W左右。
 
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公开课,来解读公号运营红线。公众号后台的“公告”板块也还没有更文,公号和平台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也难怪牟长青发出“微信公众平台政策不明”的感慨。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呢?


2013年
那些人最先靠公众号赚钱?
微信自媒体最开始的赢利方式是?

2013年,多数人初次接触微信公众号,还觉得很新鲜。嗅觉敏锐的人已经开始靠公号赚钱了。
 
“我最惨的时候,所有账号都被封了,身边的朋友也比我好不了哪里去。记得当时我接了一个唯品会的品牌广告,也一样被封杀。其实以我的性格,因为大部分账号做过互推,也接过广告,被封我也只能认了。”
 
除了自己的账号被封,牟长青当时还在帮助别人代运营账号。当时他代运营的“寻医问药”账号被封,是他2013年3月8日写作那篇文章的导火索,当时文章被不少网络媒体转载。最近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在那篇文章出来后的几天,微信又把封禁的账号解封了。
 
当时账号被封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发布广告、互推,被封号主的委屈在于,微信公众平台的政策不明晰。对此,2013年12月19日和31日,微信公众平台分别发出两则公告:《微信公众平台关于假冒伪劣商品销售推广行为的公告》和《微信公众平台关于诱导分享行为的公告》。
 
在《微信公众平台关于诱导分享行为的公告》中这样写道:“微信的朋友圈是一个由熟人关系链构建而成的小众、私密的圈子,用户在朋友圈中分享和关注朋友们的生活点滴,从而加强人们之间的联系,它并不是一个营销平台”。
 
除了公告中提到的原因,政策环境也不容忽视。2013年12月24号,平安夜,王左中右的同名微信公众号“王左中右”被永久封停。



彼时他在“澎湃新闻”工作,当时公众号的定位是“手写字创意(字新闻、字名人)”,把新闻热点等用一个字的形式进行创意展示。
 
封号的原因,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其实就是一张非常简单的图片,而且不是我写的字。我只是买了一杯康师傅方便面,拆开,摆拍,上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公号封号的1年多时间里,王左中右都未再触碰公众号。


2014年
微信“屠城”
如果辞职和封号发生在同一天会怎样?

2014年,微信公众号数量实现了500万的突破。
 
也是在这一年的3月13日晚间,大象公会、徐达内小报、网易真话等公众号等,一批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微信自媒体被突然封号。这批账号被封的原因,人们猜测是涉及到时政相关。
 
 
封杀当晚,一篇《微信屠城》在朋友圈广泛传播,批评腾讯打压言论、肆意妄为。
 
随后,腾讯发布公告回应称,“为保障用户体验,微信公众平台严禁恶意营销以及诱导分享朋友圈,严禁发布色情低俗、暴力血腥、政治谣言等各类违反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规定的信息。”
 
而多数公众号的管理人认为,自己发布的内容与“违法违规”毫不沾边。不过接下来,不少最初显示“永久封号”的公众号已恢复正常。
 
4月,网信办首次针对微信公号启动专项治理。8月颁布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微信十条”)指出:
 
除了新闻单位、新闻网站开设的公众账号可以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的非新闻单位开设的公众账号可以转载时政类新闻外,其他公众账号未经批准不得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
 
这一年,除了被封的大号,一些腰尾部小号被封后,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你我辣妈帮”被封号的那天,公号的所有者Amy恰好向公司提出辞职。
 
在外企工作的Amy,决心全身心地投入到你我辣妈帮的事情中来。结果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后Amy收到粉丝的询问,说所有文章都打不开了。登录公众号后台,看到一行冰冷的字“你的账号被大量用户举报,已被永久封禁”……
 
不过还好,8月14下午,Amy的账号终于解封了,她在文章中说:“就像丢失已久的孩子,又重新回到了身边,百感交集……从最开始被冤枉的震惊,到后来申述无门的委屈,到现在渐渐变得平静,充满了感恩的心,感觉真心像电影片段……”


 
2014年8月,“微信公开课”公号上面,介绍了常见的违规诱导行为:
 
1.集吻、集赞、集评论得礼物、送红包,诱导转发;
 
2.需要转发才能进行后续操作或进行言语威胁(如转发保平安);
 
3.教育用户如何进行分享。
 
可见,2014年,已经开始风行“集赞”、“集评论”的涨粉策略,“转发看答案”、“教育用户分享”套路也初见端倪,后者在当下,也依然不乏拥簇者。
 
除了这些手段,很多公号已经开始尝试通过大号,来给小号导粉,俗称“大号带小号”。公众号矩阵开始萌芽。



从2012年8月微信公众平台上线至今,一次次的封号背后,微信生态变得更加完善和多元,公众号商业模式不断创新和突破。
 
对于公众号运营者来说,被封后的快速反应、自我修复能力,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
 
若自查没有问题,应及时申述,和平台积极沟通;若当真是传谣、卖假货者,我劝你善良;若是因政策环境等外部原因被封,场妹想,若想在存活下去,了解红线还是必要的。毕竟,没有什么“活下去”更重要。
 
面对封号,有“打不死的小强”、也有坦然放弃者。被封后依然坚挺的自媒体人,如涅槃重生,如破茧成蝶,封号打败不了他们。
 
对于微信而言,不断完善平台规则,使其逐步透明化也是大势所趋,即使封号,也要让其死的明白不是。开通原创保护、公开课介绍规则等都是很好的尝试。
 
如此,微信逐步完善规则,公号运营者不断打破边界。在这一场场博弈中,微信公众平台实现了自我进化,同时公众号也在时刻自我升级,新的商业模式在逐步被挖掘和探索出来。


微信代运营,微信活动策划,微信H5,微信小程序,成都三表哥,成都微信代运营,成都微信活动策划,成都微信H5,成都微信小程序